返回

特有引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5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dt>

      宣兆唇角轻轻一勾。

      岑柏言在他脸颊上弹了一下,为他掖了掖被角,压着嗓子说:赶紧睡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声音很低很沉,像宣兆在音乐会上听过的低音大提琴。

      宣兆残存的理智在说不要在岑柏言面前真的睡着,人在睡眠状态下是最没有防备的,他不能让岑柏言看见真的他。但他实在是撑不住了,尤其是岑柏言的外衣就围在他脖颈间,混杂着洗衣液和淡淡的酒气,属于岑柏言的味道把他包裹的严严实实,宣兆脑袋里那根名叫 理智 的弦 嘣 一下断了。

      宣兆这一觉睡得很沉,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心感觉。

      能在医院睡得这么熟,对宣兆来说是极其罕见的体验。

      他自打车祸后身体就垮了,体质一直很差,进医院的次数比进饭店还多。他在市里的私家医院有个 vip 病房,条件不比星级酒店差,在那张柔软的病床上,宣兆没有一次不被噩梦惊醒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这个下着雨的冬天夜晚,他窝在公立医院急诊室的一张躺椅上,却结结实实地睡了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  他今天破的例太多了。

      宣兆其实是一个对自己非常狠得下心的人,他可以为了增加对疼痛的忍耐程度,把甜食戒了个彻底。一场高烧于他而言如同家常便饭,头疼嗓子疼算得了什么,腿疾发作的时候疼到冷汗能把床单浸湿,他都能拿条毛巾咬着硬扛下来。

      为了博取岑柏言的怜惜,他装作浑身乏力、神志不清,但岑柏言竟然真的把他当成一个娇贵的花瓶,把他裹得严严实实,在他抽血的时候给他讲笑话转移注意力,喂他吃药前先给他试水温。

      宣兆有些恍惚,在母亲出事之后,宣兆再也没有被人如此仔细地对待过,这十多年被他刻意忽略的痛楚忽然冒出了头。

      怪不得有个成语叫 恃宠而骄,人这种动物就是贱,一旦知道了有人照顾呵护就会变得脆弱。宣兆才发现原来发烧是这么难受的,甚至难以想象以前他一个人的时候,都是怎么捱过来的?

      有岑柏言在身边,宣兆生了病可以不用忍着,可以好好地睡一觉。

      宣兆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或者说他隐隐约约知道为什么,但他不敢细想。

      这期间他被岑柏言叫醒过一次,岑柏言好像喂他喝了几口粥,又哄他喝了一杯药水。具体的宣兆记不太清了,他困得眼睛都睁不开,每根手指头都沉甸甸的,岑柏言叫他张嘴他就张嘴,问他头还疼不疼他就摇头,让他接着睡他立即就又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  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,热汗彻底发出来后,这场高烧就退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  脑袋和十指没有那么沉了,就是觉着人有点儿虚。宣兆眨了眨眼,对着雪白的天花板愣了十多秒,才后知后觉哦对了,我这是在医院。

      天花板上墙皮有些残破,白炽灯也很简陋,不是他熟悉的那家私立医院。

      一场难得的酣眠让宣兆变得有些迟钝,他皱了皱眉,心想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的?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